仇官有印象發布時間:2016-12-03 黨委宣傳部 點擊:


我與官有的結識還是在認識賈起家先生之后的事。當時,官有的名字在書壇已是名聲顯赫,而我還幾乎是“壁上”觀者。那時已是九十年代中葉了。


官有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位英俊瀟灑的“河東”小伙兒,一臉的俊氣足以讓所有姑娘動心。


官有話語不多,但凡話語出口便顯得十分的機敏和干練,給人一種心藏大智而不露的感覺,更給人一種“傲世”之感。


常聽人們說,若與河東人打“交道”非得多學點本事多長幾個“心眼”。這讓我想起號稱“九頭鳥”的湖北佬。噢,晉人、楚人,這是歷史的原因使然?還是文化的原因使然?


黃河,歷來被人們稱之為中國傳統文化的發祥地,而歷史上的河東一帶不知出了多少個文化名人?;叵霘v史,腳步是那樣的遙遠,又是那樣地堅定!有多少河東名人可圈可點!春秋時期“五霸”之一的晉文公;三國時的關羽關公;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;《滕王閣序》的作者王勃……。又有多少名篇佳作傳世!漢武帝劉徹的《秋風辭》,唐代詩人王之渙的《登鸛雀樓》……。這輝煌的歷史足跡不能一一盡數,重要的是這里深厚的傳統文化底蘊滋養著河東的子子孫孫,給河東的后人植下了不朽的慧根。



官有,就是在這片土地的滋養中成長起來的,良好的文化氛圍造就了這個年青的書法家。


官有的書法以行草見長,其根基為“二王”、米芾諸家。其書作瀟灑俊俏,婀娜多姿,有一種清氣襲人的感覺,如同其人。九八年“山西省第一屆中青年書法篆刻展”上有三個一等獎,他是其中之一。當時,官有的那件作品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,至今仍記憶猶新。之后在我的再三懇求之下,官有才答應同我對換一件作品(當然不是那件獲獎作品了)。但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在中國文聯首次舉辦的《1998·蘭亭獎·牡丹杯全國書法大展》中獲獎的那件作品。當時,一等獎空缺,他摘取了唯一的二等獎,獎金六萬元!一下子轟動全國書壇。也因此,官有在全省書壇中有了一個美稱“仇六萬”!雖屬道友們的戲稱,但確實是對他書法水平的一種肯定和贊揚。對于此,少輝寫他的一篇文章中稱其書法之妙得益于他的好名字——“官有”(山西方言“管有”,就是保證有的意思)。


近幾年,官有的書法也在悄悄發生變化,似乎在追求一種厚重感或說深厚感。對于他的書法形式單一的問題,我曾同他探討過,覺得他應拓寬書路、廣采博取。但他卻不這樣認為:“要那么多干嗎?這行草書能寫好就不錯了,人們認可我不就是這一點?什么真、草、隸、篆、行五大書體皆佳,能知一二就不錯了!”也許官有的話是對的。在當今這個浮燥的社會中也許正需要有像他這種精神的人。我期待官有能按照自己設計好的藝術道路走下去,并取得成功。


寫完這篇小短文,整個城市已在夜幕的籠罩之中。我仿佛又聽到了王之渙的那首千古絕唱:“白日依山盡、黃河入海流。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”……。

水院官方微信
久久性爱